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州丁锐

喜欢我,就扫扫我!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在81号工馆,就在去81号工馆的路上。喜欢我,你就扫扫我!

网易考拉推荐

贵州织金县招商副局长自杀身亡   

2009-12-16 09:1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也没有想到,仕途看好的乡长,在升任副局长190天之后,会突然选择死亡

  尽管外界对蔡庭岗之死看法不一,有人认为跟其贪污有关,但蔡家人却一致认为蔡的死因跟“见过县委书记”有直接关系。

  蔡庭岗究竟为何而死?

  记者深入蔡庭岗的工作地和居住地,试图还原这190天时间里他的心路历程。

       家人的恐慌

  李敏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夜晚没有安心合过眼了。她害怕丈夫一时冲动,“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2009年7月30日,深夜。小区的灯光逐渐熄灭,对面的酒店依旧灯火辉煌,在又一次的不眠夜里,李敏丈夫的一双眼睛死死瞪着天花板,口中喃喃不停。

  李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丈夫的情绪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

  “再这样下去,我受不了了。”7月31日凌晨3点,李敏被丈夫的突然一声吼叫惊醒。这时,她发现丈夫仍旧瞪着天花板,表情时而严肃,时而怨愤。丈夫把那句没讲完的话重复下来,“社会对我不公平,我已经在外面借了很多钱了,再这样下去,我受不了了。”

  丈夫似乎在自言自语,并没有注意到已经惊醒了一旁的妻子。

  凌晨3点30分,刚要睡去的李敏突然发现,丈夫不见了!随后厨房便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李敏觉得不对,便立即冲进厨房,发现丈夫已经拿菜刀割破了自己的左手腕。她的第一反应是要夺过菜刀,包扎伤口。

  一番争抢之后,李敏好不容易把菜刀夺回来,她的手也被划伤。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他似乎去意已决”,两个月之后,李敏回忆起当晚发生的事情时,仍旧心有余悸。在被夺取菜刀之后,丈夫更为疯狂的用头去撞家里的装饰花瓶。无可奈何的李敏只得出去猛敲隔壁的门,寻求帮助。然而却被丈夫拽着头发拉了回来。

  凌晨4点,疯狂的丈夫继续用头不断乱撞,直到把玻璃门撞碎。随即,丈夫捡起地上的碎玻璃片朝自己的脖子割去……

  时任贵州省织金县自强乡乡长的蔡庭岗了却了自己尚年轻的生命,卒年仅43岁。

  而整个事件的突然爆发早有预警。

  7月29日下午,蔡庭军不知道哥哥蔡庭岗为何把自己叫到八步镇,按照平时,哥哥每周都会从织金县城赶来老家小妥倮村,断然不会跑到相隔好几公里的八步镇和自己见面。

  见面前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让他猛然害怕起来。

  蔡庭军知道,担任织金县招商引资局副局长的哥哥因为在自强乡任乡长期间涉及贪污行为“正在被检察院调查。”

  更为离奇的是,蔡庭军记得,哥哥找自己商量的并不是什么急事,而是一年之后才需要的给母亲的坟墓“归土”。蔡庭军告诉记者,“归土”是本地的风俗习惯,指在亲人逝去后的第五年所进行的祭祀活动。“但是母亲去世仅仅四年,距离给坟墓归土还有一年的时间。”

  蔡庭军不能理解,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着急了。他还清晰地记得,那天哥哥反复交待自己“遇到什么事情要冷静,不要冲动”。

  蔡庭军在八步镇见过哥哥蔡庭岗的第二天,又一次在织金县人民医院看到了哥哥。不同的是,这个时候的蔡庭岗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蔡庭军猛然想起,与哥哥分别时,他对自己交待:“不管出什么事,把娃儿照顾好,你嫂子身体不好。”这成了蔡庭岗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蔡庭岗的情绪转折

  梅林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蔡庭岗在当了自己190天下属以后,会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作为织金县招商引资局局长,梅林知道蔡庭岗所面临的境况。“他需要时间来调节自己的情绪。”梅林表示,在局里的这段时间,“他前几个月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即使不停地被检察院传唤,也会参加局里的大小会议。”

  事实上,蔡庭岗也在尽力让自己适应这样的生活,工作时间就呆在局里,或者被检察院传唤。到周末的时候就陪家里人或是到老家看看。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以前蔡庭岗和家人聊天的内容大多是让家人注意健康和休息,而现在却多是让家人放心自己,“自己犯的错误情节并不严重,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蔡庭岗的意愿发展,还是“出了意外”。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他这190天的所有经历。但其家人依旧能够肯定,在这个显得支离破碎的半年中,蔡庭岗的精神状况在2009年5月“见过县委书记马培译”前后成为泾渭分明的两段。

  “那天他见过马书记以后,就变得失魂落魄起来。”李敏回忆,自此以后,蔡庭岗成天回到家就唉声叹气,什么事也不干,只躺在床上,白天晚上瞪着天花板,不睡觉。

  更大的变化是,“五大三粗”的丈夫突然“吃不下饭”,即使在自己的监督之下,每顿才吃两小碗饭。

  在李敏的记忆中,丈夫喜欢看书,特别是法律、经济类的。还喜欢收集苗族服饰和照片,“家里光苗裙就是好几套”,然而那段时间却看都懒得看一眼。

  “那段时间”指的就是蔡庭岗在2009年5月见过织金县委书记马培译之后。让李敏印象深刻的是,丈夫甚至放弃了晨炼,“要知道,他在自强当乡长的时候,即使再累,也要晨炼的,从不耽搁。”

  李敏告诉记者,蔡庭岗去见县委书记马培译主要是陈述自己问题的,但是却被马书记当即轰出门外,并且还说:“出去,出去,你太爱这份钱了”。

  在找马书记之前的2009年5月12日,蔡庭岗将自己贪污的1万块钱主动交到检察院。

  本以为应该轻松解决问题的蔡庭岗,在见过县委书记之后,并没有轻松起来。

  一个直接的反差是,5月份以后,招商局的会议蔡庭岗一个都没参加,而他不参加的理由是“检察院正在查我,别人问起,我不好答”。

  “我们局里计划7月初去南京招商的,”局长梅林说,“开始他答应得好好的,但临到要出发的时候,却说不去了。”

  梅林等人出发前往南京20多天后,蔡庭岗在家中自杀。

  李敏在得知蔡庭岗拒绝了去南京招商后,告诉了记者原因,“他还在取保候审期间,害怕检察院认为他潜逃。”

  “他对检察院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李敏说。

      “他这种死法有点憨”

  蔡庭岗出生在一个复杂的家庭,父亲是苗族,先是娶了一个苗族妻子,因为不能生育,遂收养了蔡庭岗的大哥,此后,并没有离婚的蔡父又娶了一个汉家女子,这才有了蔡庭岗和蔡庭军两兄弟。

  年轻时候的蔡庭岗可谓一帆风顺,1987年,从黔南民管校毕业后,就到小管寨乡工作,几个月后,就当选为小官寨乡的副乡长。1988年,蔡庭岗考入织金县人民法院,成为法院的一名审判员,后因工作表现优秀,升为监督庭庭长。

  李敏告诉记者,蔡庭岗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在其老家所在的小妥倮村修建一个民族风情园,结合织金洞的天然旅游资源,将苗族的服饰、银饰、蜡染等民族文化传播出去。

  “他把这些想法全部写成报告。”时任织金县委书记的张玮在看到这份报告时,认为蔡庭岗很有想法,便在2004年将蔡庭岗调任至织金县自强乡担任副书记。自强乡处于织金较偏远的东部,经济较为落后。在自强乡治理颇有成效之后,蔡庭岗又于2005年5月开始担任自强乡乡长。

  “一帆风顺”的蔡庭岗在他担任自强乡乡长时,却遭遇到了他人生的最大打击。

  有媒体报道,检察机关查明,蔡庭岗在自强乡任职期间,先后数次伙同他人通过虚开发票、虚增工程量及虚开领款单据等方式,私分总数约22万余元的工程款等,蔡庭岗本人分得7.4万元。

  然而蔡庭岗家属却是另一种说法,他们给记者提供的却是截然相反的线索,这些钱有2万元为2006年底给县里领导拜年所用,因为县里的领导们都不收,所以蔡庭岗便于次年3月将6万元钱重新打入了自强乡的财政账户上面,自己实际只分得1万元钱。

  其家属提到,织金县曾在大会上公开宣布,如果在2007年7月31日将钱打入廉政账号里面,涉嫌官员将不予追究。“蔡庭岗后来把钱打入了自强乡的财政账户上,他以为和廉政账户是一个性质。”

  正是因为如此,在2009年1月到5月期间,蔡庭岗的心理负担并不重。

  弟弟蔡庭军的妻子在提到哥哥的时候,说,“他这种死法有点憨。”说他有点憨,是因为“他没有明明白白地死”。

  在李敏看来,蔡庭岗一直都洁身自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喜欢应酬,并且从来都没有收受贿赂的行为。一个直接的例子是,在蔡庭岗任自强乡乡长的时候,有一个外地人来跑他家里十多趟,硬是没进去门。后来李敏才知道,这个人是来找蔡庭岗“办事情”的。

  “他喜欢吃包谷饭”李敏说,当了这么多年的乡长,蔡庭岗唯一朝家里提的东西就是一打包谷。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他下乡的时候,从来不去老百姓家吃饭,即使对方再三邀请也不去,因为“他认为乡亲们都不容易,如果答应去吃的话,人家还要拿好的来招待”。如果他回到老家,遇到苗族同胞,就只说苗语,原因是“如果不用苗语和乡亲们沟通,怕他们有想法”。

  “我们蔡家如果有什么大事情需要定夺,都要听他的主意。现在轮到他给自己出主意了,却是这么个结局。”蔡庭军长长地叹了口气。

       自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张春桂是和蔡庭岗同时上任的招商引资局副局长,在他印象中,蔡庭岗比较内向,“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蔡庭岗会自杀。

  与小妥倮村相邻的大寨村村主任李其麟对蔡庭岗自杀也直摇头,因为在整个官寨乡,蔡庭岗都是比较有威望的,并且相对于乡里人来说,生活条件也相当优越。这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珍惜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自杀?”

  在蔡庭岗贪污一事中,李其麟有自己的态度,“能保住工作就保住工作,不能保住就做生意。”

  与李其麟观点一致的还有蔡庭岗弟弟蔡庭军。他认为,“哥哥拿钱的数额并不大,并且还有自首和主动退赃情节,组织上会从轻处理的。”

  蔡庭岗妻子李敏也想不通,“他在的时候,总是特别珍惜自己的身体。”在自强乡当乡长期间,要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他每天都要和我和孩子打个电话。”

  蔡庭岗的好朋友杨泽俊,当了20多年的数学教师。至今,他还能回忆起,当年蔡庭岗没考上学校,决定选择复读的坚毅表情。“他为人处事积极向上,并且比较有想法,是个固执的人。”

  事实上,杨泽俊对蔡庭岗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20多年前。自从两人分别参加工作后,联系就少了,此后,蔡庭岗回家,两人就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但杨泽俊很肯定的告诉记者,“他舍不得这个世界。”

  那么,他自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织金县招商引资局长梅林,不仅是蔡庭岗190天的上司,还是相识20多年的老友。“我和他是上世纪80年代一起出来的干部。”梅林说,我们这一代干部普遍比较刚强,蔡庭岗也是,只要心意已决,就会坚持做下去。“他当过法院庭长,知道自己的事情将会怎么处理。”另一个原因则是,“他的娃儿还小,妻子有病,所以家庭负担比较重,一旦处理下来,事情严重的话,他不好交代。”

  蔡庭军知道,自己的哥哥性格耿直,受不得委屈。他觉得,让哥哥“受委屈”的是县委书记马培译和检察院无休止的传唤。“他的精神世界自从见过马书记以后,一下子就崩溃了。”

  然而关于蔡庭岗见织金县委书记马培译却有着另外一种说法:蔡庭岗正在向马书记陈述问题的时候,县委一黄姓部长也正好赶来向马书记汇报工作,于是马书记就请蔡庭岗暂且回避一下。

  记者试图与这一黄姓部长联系,但未能成功。

  关于蔡庭岗自杀的真正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

  评论这张
 
阅读(6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