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州丁锐

喜欢我,就扫扫我!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在81号工馆,就在去81号工馆的路上。喜欢我,你就扫扫我!

网易考拉推荐

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2010-01-22 19: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走近贵州省凤冈县麻风病患者

引 子

        麻风病是一种由麻风杆菌引起的慢性密切接触性传染病,主要侵犯人体皮肤和神经,如果治疗不及时可引起皮肤、神经、四肢和眼部的进行性与永久性损害。过去由于防治手段缺乏,导致病人在晚期出现手脚畸形、鼻塌眼瞎、面目“狰狞”,但是病人在早期发现后及时治疗不会留下任何残疾。
    有资料表明,人感染麻风杆菌后有98%的感染者不会发病,经过治疗后的麻风病人也不具有传染性,更不会遗传。凤冈县属于该病的高流行区,通过努力前些年发病明显减少。但近两年来,县疾控中心加大宣传和主动搜索,新增病人又呈上升趋势,居全市之首!据资料统计:自1956年6月开始到2008年12月31日止,凤冈县累计发现麻风病病例202例,分布在全县14个乡镇的73个村居共125个村民小组。现存活病人为111人,其中治愈病人99人,现症病人12人。除5人居住在麻风村,其余均住麻风村外。该病还导致有10人独居,2人离婚,8人未婚。

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严格意义上讲,这里根本算不上是一个村庄。村里只有一座破旧的木房飘摇在丛生的毛草间,没有鸡犬之声相闻,也没有良田美景,更没有人群的欢笑。有的只是悬崖峭壁和荒芜闭塞,村里仅有5个“村民”,他们个个身带残疾,或手脚畸形,或面容“狰狞”,憔悴神伤。这就是位于凤冈县土溪镇青山、连山组与务川、正安两县交界处,离人烟数公里以外的“麻风村”。
    当年,在医疗技术落后的情况下,由于对该病的认识不够,为了保护健康人群,政府修建了麻风村,将麻风病人送到这偏远的深山老林,进行集中隔离治疗,最多时曾收治近60人。麻风村选址偏僻,远离居民区,环境条件十分恶劣,到今天都无车路经过。这样的隔离做法,在当时预防麻风病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同时又造成了很长时间里,人们对麻风病人的偏见与歧视,甚至是恐惧。由于麻风村的病人部分去世或陆续好转离开村子,村里现在只剩下5位患者,均为5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当中有的是害怕歧视不敢回家,有的则是家人拒绝他们不让其回家。
    这些“村民”在生产中连最基本的耕牛都没有,全靠他们残缺的四肢劳作。一位在村里居住了近20年的大爷老泪纵横地说:“我们的家人把我们看做是瘟疫,从没到村里来看过我们。只有政府的人和县里的麻防医生们,他们不怕我们传染,定期给我们送钱送药,检查身体。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亲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这些麻风老人们独自想家的时候,他们在守望,守望有一天社会对他们无歧视,亲人能接纳他们。一位住在麻风村近40年的康复者告诉我们,他十几岁时就被送进麻风村,没结过婚,很想兄弟们能来看看他。当我们将他这想法告知他家人的时候,他的家人却不相信他还活着!惊异之余,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去看他的想法——因为害怕。另一位年近60岁的患者,按当时政策,法院强判了离婚,妻子将两个年幼的孩子悄悄送人后改嫁。这三十年来,他没有哪一天不想念他的两个儿子,想知道他们是否健康成长,是否已经成家立业?凝视老人备受煎熬的眼神里,布满了凄凉。
    这5个人的村庄,一个几乎被人们遗忘的角落,日出日落,守望在继续,生命在坚持。

“村庄”外的冰冷生活

    有一位康复病人,从麻风村出来以后,妻子一直与其分居、饮食隔离,孙子出生以后也没能抱过一次,平时只要说是爷爷的碗筷,孙子连碰都不敢碰一下!患者万某某,家住王寨乡,现年78岁,2007年7月在县疾控中心诊断为麻风病,儿媳要求出具“无传染性”的证明才准进家门,孙子更是要求他远离村子到一个叫“长岭沟”的地方独居。同样,在2008年8月4日新华社贵州频道地方网群凤冈站有一篇题为《不卖药,500元买个教训,应该!》的报道,讲述的也是一位麻风畸残者在当地村医处就医时遭到拒绝的事件。
    因为社会、家庭对麻风病人的歧视和不接纳,更多的病人,从发病到完全康复,一直隐瞒病情——包括对自己的家人。而政府对麻风畸残后遗症患者每人给予的康复治疗补助款,领取者却寥寥无几!因为他们大多数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患有麻风病,宁愿独自承受病痛带来的生活上的艰难和身心的煎熬,也不愿走漏自己患病的秘密!能理解和同情他们的,只有我们的麻防医生,医生在回访检查和发药时,都是打着人口普查、收农货、走亲戚的“幌子”,为的就是保护他们不因患麻风病而失去亲人和失去家。
    因为人们对麻风病的恐惧心理,在抢收季节,麻风畸残者拿出哪怕是比常人多一半的钱也雇不到帮他们干活的人,只能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庄稼烂在地里收不进仓!同样,他们种出的粮食和蔬菜也没有人敢买,他们的生活几乎成了一种自给自足的简单延续。由于受到歧视、孤立、冷落与抛弃,麻风患者大多数自我封闭。现在很多已治愈后离开麻风村的人,他们也尝试着去重新走进曾经生活过的人群,但生活让他们感受到的只有冰冷。于是,他们有的竟然又回到麻风村,宁愿去与村中同病相怜的人一起,等待死亡。
    然而,社会的歧视并没有浇灭他们内心爱人的火焰,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爱,爱的信念才在冰冷的人生里顽强自生。有位麻风患者,在知道汶川地震的消息后泪流满面,第二天一早就到乡政府捐了200元现金。还有这几十年来,麻风患者成百上千的捐款用于修路造桥,而这些钱,都是靠他们自己用残缺的双手一分一毛艰难地挣来!
    人生的不幸磨砺了他们更为宽厚的爱的情怀,虽然病魔吞噬了他们曾经端庄的脸庞和健全的肢体,但病魔吞噬不去他们心中有爱的信念。

无辜后代的灰暗世界

    如果说麻风病患者的人生是一种冰冷,那么麻风患者子女的世界则是另一种灰暗。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有一个村在前些年麻风病流行,多数病人都已经治愈,但有个麻风病患者去世后(死因不是麻风病),妻子改嫁,留下两个可怜的孩子交给伯父照管。两个孩子本来早已达到了入学的年龄,却因为是麻风患者的子女,怕遭歧视和欺负,一直在家不敢送去念书,而当地学校也没强制要求义务教育。当我们问及两个孩子想不想读书时,他们茫然地摇摇头——长期的孤独与封闭,让他们已经不再好奇于家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医学证明,麻风病不会遗传,并且根据检查,这两个孩子身体都很健康。因为世俗的偏见,虽然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但与同龄的孩子相比,他们的世界却失去了色彩。
    患者苟某,原住绥阳镇某村,患病后被村民强制迁往远离村寨的山顶生活,去世后其子不堪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被迫背井离乡,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还有的因为父辈患有麻风病,他们在当地无同龄朋友,谈不上对象,耽误了婚姻。这样一来,好多的病人在患病后都选择拒绝就医,不敢承认自己患病的事实,然而这样恰恰适得其反,因为没有及时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到最后造成面容、肢体等受到严重的损害,导致终身残疾。
    麻风患者是不幸的,他们子女身上背负“遗传”谬论的枷锁,更是一种无辜。我们的政府对麻风患者给予了很好的物质和医疗上的保障,但他们最需要的,是我们健康人群对他们及他们后代的理解和接纳!
    让我们敬畏生命,携手接纳吧!让麻风患者不幸的人生因为关爱而重获健康,让他们子女的灰暗世界因为理解而变得五彩斑斓!

    编后语:

    读罢《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一种遥远的记忆被触动。小时候看防疫站的宣传橱窗“麻风病可防可治不可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年因为没有听到麻风病的盛行,原以为这种顽疾已经渐渐退出了时代的舞台。其实不料,它依旧在那一个偏远角落和那一拨少数的人群里滋生痛苦!
    据了解,几乎每个县都有“麻风村”,人数不多,他们在远离亲人和城镇的山坳里,简单地生活,静静地等待死亡。而在麻风村外的那些康复者,生活在人群中却备受人们的疏远和歧视。当我们城市的上空处处飘扬起关爱的红丝带,向艾滋病患者营造一个充满理解和关爱空间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该把这份理解和关爱投向这几乎被我们遗忘的少数人群?我们呼吁:关爱麻风患者,让我们从“心”开始,让爱心的红丝带也飞扬在那些曾经被我们遗忘的“村庄”!
    衷心地祝福所有的麻风病患者早日康复!(安璐 唐波  ) 

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 丁锐 - 丁锐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 丁锐 - 丁锐被人们遗忘的“村庄”  - 丁锐 - 丁锐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