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州丁锐

喜欢我,就扫扫我!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在81号工馆,就在去81号工馆的路上。喜欢我,你就扫扫我!

网易考拉推荐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2012-02-29 21:48:08|  分类: 持续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名:燃點
豆瓣评分:7.3分(559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音乐资源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编者的话
    鱼洞煤矿和里仁煤矿是贵州省凯里市较大的两家煤矿,由于两个煤矿紧挨在一起,导致两家煤矿的矿主在地上经常舌战不休;而在矿井下面,一场相互“越界开采”的战斗更是在紧张、激烈的进行着。
    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这个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一点都不奇怪,让博主丁锐唯一感到奇怪的是,作为煤矿的有关管理部门,在两家煤矿矿主斗争已经日趋白热化的今天、在多家媒体接到报料以后前往采访的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无动于衷和漠然置之的态度。
    在大力掀起学习雷锋精神的今天,博主丁锐只是真诚的希望,由于两家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也许会酿成更大悲剧的发生,希望凯里市有关部门能采取公平、公正、公开的态度,及时处理两家煤矿之间存在的纷争,化干戈为玉帛,做人民群众真正的贴心人。

凯里两家相邻煤矿因开采起纠纷
“越界开采”煤矿自辩挖的是“边角料”

    凯里市鱼洞煤矿负责人向本报反映,其承包的鱼洞煤矿江禾矿井从2011年5月以来,发现被相邻的里仁煤矿越界开采,造成经济损失近300万元。对此,里仁煤矿负责人则称,是鱼洞煤矿先越界开采,他们只是按照当初两家煤矿达成的协议,开采江禾矿井采掘不到的“边角料”。

冰火两重天

一家煤矿大锁紧闭另一家煤矿“出煤忙”
  去年9月21日,记者来到凯里鱼洞煤矿江禾矿井,这里没有隆隆的机器轰鸣声,出煤的井口两扇铁门被“铁将军”把守。
 吴正林是江禾矿井的看管人员。他说,从今年5月起,就听到从封闭的井口中传出声响,他向矿上的领导汇报后,派人下井查勘,发现和他们背靠背的一个矿洞越界开采过来。“我们看矿井的只有3人,不能对此事进行有效的制止,向煤矿负责人汇报情况后,鱼洞煤矿才开始着手进行调查。”吴正林说。
  据了解,吴正林说的“背靠背的一个矿洞”是指里仁煤矿的“新井”。随后,记者来到与江禾矿井背靠背的里仁煤矿“新井”,刚走进道路口,就看见一辆辆拉煤车进进出出,有的则排列在道路旁等待拉煤。出煤的井口处,小翻斗下面已堆积起高高的“煤山”,机器声轰鸣,20几名工人正忙着作业。
里仁煤矿负责人

挖的是对方开采不到的“边角料”
  里仁煤矿是否越界开采了呢?就此,记者来到里仁煤矿,找到该矿负责人顾先生。
  据顾先生介绍,里仁煤矿是凯里市政府的国营煤矿,是合法的煤矿。而鱼洞煤矿江禾矿井是已经申请关闭的矿井,不能开采。
  “是鱼洞煤矿江禾矿井先采掘了我们里仁煤矿的煤。”顾先生说,2008年里仁煤矿在建设时发现,鱼洞煤矿江禾矿井早在里仁煤矿的开采范围之内设有矿井,并已将500×400m的煤层挖空,他们发现后立即向凯里市国土资源局报告。后经过协商,两家煤矿达成协议——江禾煤矿采掘不到的“边角料”,里仁煤矿可以进行开采。
  顾先生告诉记者,在里仁煤矿建设的时候,由于地质条件因素,因此新井巷道打通到鱼洞煤矿江禾矿井,然后迂回到自己的开采范围。
  然而顾先生没有出具相关的协议,记者没有看到确界定里仁煤矿可以采掘鱼洞煤矿“边角料”相关资料。
  去年9月22日,记者来到凯里市国土资源局,进行了解。该局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也接到了里仁煤矿的情况反映材料,目前正在调查中。
互不相让

两家煤矿开采纠纷由来已久
  二个月后,记者仍没有得到凯里市国土资源局的调查结果。11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凯里对此事进行实地了解。
  在进一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关于两家煤矿越界开采的纠纷已3年有余。鱼洞煤矿原安全科科长鲁建平说,早在2008年,里仁煤矿就开采到了属于江禾矿井的范围,当时他们还去制止过,并向凯里市煤炭管理部门反映,要求里仁煤矿停止开采。随后,鲁建平和同事还一道下井进行了实测,并将结果通报给里仁煤矿,对方这才退出越界范围。
  据鱼洞煤矿负责人介绍,今年9月,鱼洞煤矿委托贵州黔地测绘勘察工程有限公司,对江禾矿井井上井下进行测量,根据测量里仁煤矿已经越界在江禾矿井打通分支巷道,且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对方越界开采巷道打通到我们矿井区域100多米,给我们带来的经济损失估计近300万元。”这位负责人说。
  去年11月29日,在知情者金某的带领下,记者走访了里仁煤矿。据金某说,里仁煤矿有4个矿井,位于龙场镇里仁村的是主井,也就是里仁煤矿;不远处还有一个出煤井,叫里仁新井;而在当地一个叫高坡的地方,里仁煤矿在那里有两个井,都在出煤,对外称为“高坡煤矿”,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高坡煤矿”这个矿。“所有矿井都是里仁煤矿的。”金某说。
  经过走访,记者初略测算这些矿井相隔的距离约3公里,最近的不超过1公里。在这些矿井,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机器声轰鸣,工人们正忙着作业。
贵州省国土资源厅

越界开采应举报到国土部门进行调查
  去年11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执法监察局就越界开采一事进行咨询。据执法二室主任吴长顺介绍,超越批准范围内采矿就是越界开采,是属于非法采矿的一种情形。
  根据《矿产资源法》第四十条规定:超越批准的矿区范围采矿的,责令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赔偿损失,没收越界开采的矿产品和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拒不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吊销采矿许可证,并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吴长顺说,关于鉴定是否属于越界开采有一个程序:首先应到国土部门进行举报,然后在国土部门的安排下,委托省国土资源厅指定的有一级以上测绘资质、编制的单位进行井上井下测量。根据测量结果,国土部门再作出进一步处理意见。
省安监局不允许多井口采矿
  去年12月5日午,记者来到贵州省安监局咨询一个煤矿在一般情况下有几个井口的问题。
  该局办公室熊主任介绍说,开几个井口的坐标在采矿证上是有标注的,上面划分得很清楚。在一般情况下,低瓦斯煤矿主要有两个井口,一个是进风井口,一个是回风井,回风井用于出煤;高瓦斯煤矿则有3个井口,两个进风井,出煤只能走回风井。而只有年产量达到12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才能开4—5个井口;年产量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只能有两个井口。
  熊主任说,在黔东南一带没有年产量30万吨以上的煤矿,井口不能超过3个,还不能擅自开井,否则属于违法行为。

鱼洞煤矿举报

里仁煤矿“新井”被指卖“黑煤”
    近日,本报再次接到凯里市鱼洞煤矿江禾矿井工作人员反映,与该矿井“背靠背”的里仁煤矿“新井”仍在开采中,越界开采之势愈演愈烈。不仅如此,该煤矿还将开采出的煤“无卡”销售,“也就是在卖‘黑煤’”。接到此反映情况,记者于2月23日驱车前往实地了解情况。

采访途中
遇上疑似运“黑煤”车

  当日中午13时到达凯里,记者随即赶往里仁煤矿“新井”,在前往事发地途中,遇见同行——《贵州都市报》的记者,该记者称,该报也是接到了凯里市群众的反映,有一家煤矿私挖滥采卖“黑煤”,才到凯里采访的。于是,本报记者与该记者对此事件进行了联合采访。
  车子行驶在7、8米宽,坑洼不平,泥泞的乡村道路上,“这些路可能是运煤的车辆压坏的吧?这么冷的天气,这样的路况,今天应该不会有车运煤了吧?”一路上,大家猜疑着。
  然而,车子行驶进久,记者就看见一辆满载煤的大车从道路深处歪歪扭扭地驶出来,接着又陆续开出了几辆煤车。
  近半个小时后,记者来到了里仁煤矿“新井”。
  在现场,10余辆大车排了一溜,都是等待装煤的运煤车。出煤的井口处,机器声轰鸣,小翻斗下面已堆积起高高的“煤山”,下面一辆铲车正在整理“煤山”,并将煤转运上等待装煤的大车。办公处墙壁上的小黑板用白色粉笔写着当天的煤价,“当日煤价每吨450元”,并注明了是“无卡”。
  据业内人士介绍,所谓的“卡”,是政府有关部门颁发给煤矿企业卖煤的凭证,这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是合法的经营;而“无卡”,实际上就是在卖“黑煤”。
最新进展

记者持证采访受阻

  对于这一情况,当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凯里市安监局核实情况。在该局,一位张姓副局长在查明记者的身份后表示,“媒体要反映核实情况和采访,需要和凯里市委宣传部联系……”
  在查询到凯里市委宣传部联系电话后,记者多次拨打,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下午15时30分,记者径直来到凯里市委宣传部,一位叫李勤的女工作人员接待记者,她表示,宣传部的领导在外面办事,并拿出《凯里市外来媒体采访处理签》,要求记者填写,并称这是工作程序。在填写完《凯里市外来媒体采访处理签》后,李勤称要向领导汇报,转身走出办公室。10多分钟后,李勤回到办公室向记者转述凯里市委宣传部主管外宣副部长潘定杰的话,请稍等,市委宣传部没有接到反映煤矿私挖滥采卖“黑煤”的情况,在核实了解情况后,再安排记者采访。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记者找到李勤表示,因为时间很紧,不能一直干等下去,希望市委宣传部能够尽快联系采访。李勤表示,再和领导联系。又过了10多分钟,李勤向记者转述凯里市委宣传部领导要求,需要记者所在单位开出单位的介绍函,才能联系采访。
  《贵州都市报》记者表示,“各级人民政府应为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签发的《记者证》进行采访的新闻记者提供便利和必要保证。你们这不是在给我们的新闻采访设卡吗?”而李勤则表示,有了单位的介绍函,才能证明记者的采访活动是单位知晓的,没有介绍函,领导不批示,所以当天不能为记者联系采访,并称,记者回单位开了介绍函后再到市委宣传部联系采访。
    直到下午16时30分许,凯里市委宣传部仍未帮助记者联系采访。
    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
   (特别声明:除编者的话以外,本文文字、图片均由法制生活报记者提供)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 劳动时报网@丁锐 - 劳动时报网@丁锐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 劳动时报网@丁锐 - 劳动时报网@丁锐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 劳动时报网@丁锐 - 劳动时报网@丁锐

 一边冷冷清清(上图),一边热火朝天(下图)。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 劳动时报网@丁锐 - 劳动时报网@丁锐

 

贵州凯里:两煤矿地上斗嘴地下斗法为哪般? - 劳动时报网@丁锐 - 劳动时报网@丁锐

 

  评论这张
 
阅读(1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