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州丁锐

喜欢我,就扫扫我!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在81号工馆,就在去81号工馆的路上。喜欢我,你就扫扫我!

网易考拉推荐

震惊,镇政府强行卖掉村民一亩三分地建房  

2012-06-30 14:3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震惊,镇政府强行卖掉村民一亩三分地建房

    在贵州毕节市大银镇,赵菊拿出的1.3亩承包土地登记证上标明,土地承包期限为1994年1月1日至2043年12月31日。但仅隔一年,她的承包地就被镇政府土地管理部门强行收回,并被切成六块陆续卖给他人用于建房——
谁卖了我家的“一亩三分地”?
《工人日报》记者 李丰 赵福中(2012年06月30日 06版)

    泥泞的山路,却挡不住赵菊为家里“讨说法”的那份倔强。为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赵菊一跑就是十几年。
   “毕节市的相关部门都去过了,可这块地至今没有要回来,反而是眼看着这块地被镇政府一小块一小块卖光了。”
    “我就是要学秋菊打官司,实在不行我就去省里,我要帮着家里讨回公道!”
    “这是我家的地,凭啥说占就占,说征就征?”
     ……
    6月20日,贵州省毕节市大银镇羊桥村的赵菊向记者述说。
是“承包旱地”还是“荒地”
    毕节市大银镇羊桥村村子不大,一条新街,路旁是小商铺,透过街道两旁的小商铺和住房,还依稀可见绿油油的庄稼地。赵菊领着记者沿街穿行约500米,在村头水泥路的尽头处停了下来。她指着道路两旁5栋相对而立的小楼告诉记者:“那里就是我家的承包耕地,已经被政府卖给人家建了房子。”记者眼前,几户人家的门前,一群孩子在玩耍。
    赵菊说,1993年以前,赵菊一家就在这块地上耕种。这块地因为是旱地,一直用来种植玉米、小麦和蔬菜。当年分到承包地后,赵菊的父亲在地边种上了红松树,如今这些树都长得有碗口般粗细。
      赵菊告诉记者,1993年下半年,大银镇撤乡并镇,新成立的镇政府搬到了羊桥村新街。随后,有关部门的一纸新城镇建设规划就出来了,赵家的平静生活也是从此被打乱的。她说,1996年,镇政府以“土地性质未定”为由,强行收回了赵家的承包地。
   “明明是自己家耕种了多年的土地,怎么政府说收走就收走了?”赵家疑惑,去找镇政府说理,结果被告知“这块地是‘荒地’”。更令赵家无法接受的是,镇政府在收回了赵家的土地后,没有给一分钱的补偿。而后,这块土地就被镇政府一块块转卖了出去。“先后有5户外来村民在这里建了房,并取得了产权证。”赵菊说。
    赵菊拿出一份1998年羊桥村村委会出具的第二轮农村承包土地登记证,上面清晰显示:“背后园子、1.3亩旱地”,用途为“种植”。赵菊说:“政府在1996年强行征收了这块地,却又在1998年第二轮承包地时给我家发了承包土地证。”她说承包土地证注明的“背后园子”,就指的是她家承包的这块地。
    在村委会提供的土地登记表上还显示,赵家耕地承包期限为1994年1月1日至2043年12月31日。赵菊说,农业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耕地按照水利条件可分为水田和旱地,水田一般是指用来种植水稻、莲藕、席草等水生作物的耕地,旱地则是指除水田以外的耕地,一般用来种植玉米、小麦、大豆等种植作物。
    “可镇政府后来却随意把这块地改成了无主‘荒地’,而后强行收走了。”赵菊愤懑地说。
    赵菊告诉记者,这块十多年前被政府收回的“荒地”,是被一块块陆续卖给别人建房的。五户人家均称当时向相关部门付了费。
    今年5月5日,赵菊的母亲像往常一样又来到自己家这块承包地上巡视,发现又有新人在仅剩的一块土地上建设房屋。新来的人称,他花了钱办下了建设许可证。
   “母亲不让人家在我们的承包地上建房子,结果发生了冲突。老人被打伤了,住进了医院。母亲被打时,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人都在现场,可没有一个人管,这些干部真让人寒心。”赵菊说,镇政府早年一手造成的这个结果,搅得她家十几年没法正常生活。
    采访中,大银镇羊桥村村民刘国祥、余阳明等还向记者反映,村里20多户村民的耕地也被镇国土所强行收回转卖,一分钱补偿没给他们。“明明是我们自己的承包地,政府怎么能说收就收?”余阳明悲愤地说。
“调查多年没有结果”
    为什么1998年第二轮土地使用证上记载着为承包地的“旱地”,却被镇政府随意改成了“荒地”?大银镇村民反映承包地被镇政府违法“强收转卖”是否属实?
    6月21日,记者来到大银镇政府,采访了该镇党委副书记赵高寿和镇长舒博。赵高寿向记者表示,“我是党的干部,要讲党的原则。涉及原则性的问题则无可奉告。”
    镇长舒博说,关于村民反映承包地被镇政府转卖的事,他们知道并且高度重视,但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前几届政府任期内,所以处理起来很有难度。他说,镇里已经将村民反映的情况上报到上级部门——毕节市七星关区,区里也已经成立了专项调查组,目前有关调查人员正在取证过程中。镇长舒博表示,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先要确定土地性质、归属权,才能判断政府的行为是否违法。他说,镇里曾有村民因为土地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镇政府,政府败诉后对村民做了经济赔偿。但舒博镇长同时称,有的村民土地使用证上记载的村民承包地为“旱地”,实际情况可能是村民自己后来“添上去的”。他说:“请村民一定要相信我们,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并说“镇里已经联系了镇国土所所长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事情来龙去脉,因为具体问题他最清楚。”
    但是,镇政府指定接受采访的国土所所长却始终没有出现,记者拨打他的电话也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直到记者结束采访离开镇政府时,国土所所长也未露面。
   “我们实在找不到讨说法的地方,这些年,我们找过镇区市各个相关部门,结果都是有关部门正在调查。这种调查我们一开始都信以为真,后来才发现没有一次有结果,这事还要拖上多久才解决,我们该怎么办!”赵菊一边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把一叠厚厚的材料塞给记者说,只期盼着记者帮她们讨回公道。
    6月25日下午,记者拨通了该镇国土所所长向荣军的手机,记者在电话里问道:村民的土地为何由旱地变成荒地?镇土管所有权变更土地性质吗?向荣军在电话那头只是反复告诉记者:“您说的这些情况我不太清楚,了解相关情况要等上级部门调查出来后才知道。”向所长说,大银镇国土所是七星关国土局的派驻机构,他只是在当地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工作,没有独立开展这些工作的权力。他表示,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要等七星关区有关部门调查后才能作出处理决定。
本报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
    民以食为天,土地是“食”的“天”,乡下人如果没有了土地,就好比城里人没了工资,妻儿老小便没了着落。
    1996年,镇政府拿走了赵菊家本应承包到2043年的一亩三分地,可说是拿得“利索”,如今将土地卖与他人收了“银子”,可说是“卖”得“痛快”。但赵菊为这一亩三分地申诉了十多年,如今镇政府仍在说“正在调查取证”。
    保护公民合法财产、合法权益是政府的法定义务,公民赵菊的一亩三分地的确权行为调查了小二十年,是是非搞不清,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本刊刊出这篇记者调查,除督促有关部门尽快给赵菊一个合理、合法的说法之外,政府面对公民应该如何行政、如何依法行政,才是刊发本文的真正动因。
——编者

震惊,镇政府强行卖掉村民一亩三分地建房 - 丁锐 - 丁锐

 

  评论这张
 
阅读(2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