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贵州丁锐

喜欢我,就扫扫我!

 
 
 

日志

 
 
关于我

我不在81号工馆,就在去81号工馆的路上。喜欢我,你就扫扫我!

网易考拉推荐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2012-08-23 10:4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名:爱久见人心
豆瓣评分:7.7分(1337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音乐资源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核心提示:
  家,是爱的源泉,是心灵的港湾,是留守娃挥之不去的梦。
  11年前,爸爸妈妈双双外出务工,为的是能给儿女一个温暖的家;11年来,他们虽天各一方,但却互相牵挂、彼此关爱、悉心呵护着自己的家;11年后,年幼的留守娃沐浴爱的阳光雨露、茁壮成17岁的阳光少年。
  8月19日晚,备受关注的留守娃杨川,在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梦想之后,终于圆满地结束了他的千里单骑之旅,从北京坐列车踏上了回家之路……    
杭州湾——烟花灿烂

  7月30日晚,浙江省平湖市乍浦镇。
  柔柔的海风驱散着酷暑的闷热,灿烂的烟花腾空而起,噼哩叭啦的鞭炮声给这个美丽的海滨小镇平添了几许温情。
  镇上,农民工杨天兵的“家”里热闹非凡……
  当天下午,杨天兵17岁的儿子杨川骑自行车从贵州老家来到乍浦的消息在农民工中互相传播,知情的乡友纷纷前来杨天兵家祝贺。
  原来,乡友们早在网上获知杨川千里单骑寻双亲的消息,大家一直关注着他的行程。“从他上路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心就被揪得紧紧的。”杨天兵说。
  7月13日,杨川开始了他的“寻梦”之旅。18天后,历经艰辛,行程2100公里的杨川终于平安到达杭州湾北岸的乍浦镇。
  “杨川好样的!”杭州湾北岸,乡友们点燃烟花和炮竹庆祝杨川平安到来。
       
    跨海大桥——谁的眼泪在飞

  18天来,杨川一直在未知的路途,杨天兵和妻子每天都在焦急和思念中煎熬,祈祷儿子早点到来。
  7月30日下午,接到儿子快到乍浦的电话,杨天兵立马扔下手上的活,骑着摩托车去杭州湾跨海大桥接杨川,看到儿子的那一刻,这个看上去质朴、谦和的汉子喜极而泣。
  原来,杨川千里单骑的事,杨天兵并不支持。为了这事,引发了父子之间的一场风波!
  端午节前夕,杨川给爸妈发了短信谈了他的打算,杨天兵最初以为他在开玩笑,杨天兵说:“从凤冈到浙江有多远你知道不?你以为是从琊川到凤冈吗?不要坐井观天了,外面的天空大得很呢!你要来,我们寄钱给你坐车来不就行了吗?”
  可杨川自有打算,高一升高二年级的暑假比较长,他有很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能与父母团聚是他的梦想,但他更希望利用假期骑自行车去远行,挑战自我!
  他在微博中写道:“我长大了,请给我一点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机会好吗?您们太不了解我的内心世界了!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请您们放开爱的双手,让我毫无顾忌的飞一次吧,不然,我会遗憾终生的。”
  杨天兵见说服不了儿子,拿出了绝招,断了杨川的经济来源,而且不准亲戚朋友支持杨川。“没钱,我看你能去哪儿?”
  最爱的人,往往是最难理解的人。
  杨川没想到爸爸妈妈的反映那么强烈,爸妈的苦心他懂,但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表达爱,杨川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谁都可以打击我,不信任我,但您不能啊,因为您是我老爸!为什么向我泼冷水的总是您啊?难道您儿子在您心里真那么差劲?”
  原本乖巧听话的杨川,这一次没打算向爸爸低头。他决心要用车轮去丈量世界、去感悟人生、去追逐梦想!
  杨天兵怎么也没想到,儿子一天天长大,却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难理解,“他在想什么,他要干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在老家负责看管杨川和妹妹的伯母放出“狠话”:“你要去,我就把你的车拆了!”杨川说:“您拆了,我就走路去!”伯母气得抹起眼泪:“你平时那么听话,这次你是怎么了?你爸就你这颗独苗,你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叫我们啷个向你过世的爷爷交差啊!”
  见伯母生气,杨川把她带到地图前,用笔划出从老家到浙江的线路,并且告诉她,他会随时打电话给她报平安。良久,伯母不再坚持。
  杨川骑车走时正好下着大雨,伯母见他穿着背心短裤在雨中孤零零的样子,又落下眼泪,找来自己干活用的草帽戴到杨川头上,叮嘱他早点回来!
  18天后,杨川来到了杭州湾。在跨海大桥下见到了那个最亲最熟悉的人,杨川热泪盈眶!
  “接到老爸电话,听见他满自豪地说,等你到了,我拿两天不上班……那一刻,我什么都明白了!”杨川在他的微博中写道。
沐浴阳光——茁壮成长

  杨川是贵州省凤冈县琊川镇黔阳村人,凤冈一中高一年级学生。
  在乡亲们的眼里,杨川是个懂事的孩子。12岁小女孩胡燕说,杨川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前年他的爷爷又去世了,但他不向困难低头,不仅努力学习考上高中去县城读书,放假回来还和妹妹把家里的地都种上庄稼,并挖了个鱼塘养上了鱼。胡燕说,她经常在路上看到杨川帮村里的老人背东西,还知道杨川把抓黄鳝卖的钱用来帮助村里生活困难的老人。
  胡燕说,她今年12岁,几年前她爸爸死了,妈妈改嫁到另一个村子,她和外出打工的姑姑、叔叔两家的儿子跟着62岁的奶奶一起生活。“虽然我很不幸,但我也会学杨川一样,做个健康快乐、勤劳善良的人”。
  “这孩子不仅有孝心,还很有责任心,对人很热情。”82岁的杨学良老人是村里唯一拿着退休金的老人,他说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村里留下的基本是孩子和老人,当他们遇到困难时,杨川都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
  杨川走时,在村口遇到同村一个70多岁的老人,听说杨川要去看爸爸妈妈,老人掏出身上仅有的6元钱非要杨川带到路上买水喝不可。
  杨川读书的凤冈一中,是省级示范高中,历来注重学生的思想品德教育,注意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
  班主任李永忠说,现在留守儿童的问题是个比较现实的社会问题,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除了家庭和社会的关心外,关键还在于要培养孩子做一个敢于负责任的人。他说,杨川是个留守儿童,但他表现得很阳光,他不抱怨社会,不抱怨生活,不抱怨父母,有健康的心理,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行为习惯,有爱心和社会责任感。
  李永忠说,杨川能完成千里单骑的梦想,最主要的原因源于他是一个敢于负责的人,而这种责任感促成了他内心强大的精神动力,使他能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家——永远的牵挂

  杨天兵在乍浦的家,其实只是间租来的民房,里面放了几件简单的家具后更没多少空间,招呼客人只好在房东家的院坝里。
  杨川似乎没有想到,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家”。
  杨川来了,杨天兵给儿子另外租了一间房子。房子在一排单砖砌成的“豆腐格”中间,离杨天兵住的房子隔着几条巷道,巷道中不时闪出几个穿着溜冰鞋溜冰的孩子,他们只是偶尔用眼光瞟了一眼这热闹的场面,便又踩着溜冰鞋滑开了,脸上木木地没有表情。
  “这几个也是刚从老家坐车来看父母的孩子。”杨天兵说,他家附近居住的大多是些外来打工的农民,在乍浦镇,和他有联系的凤冈籍农民工就有200多人,由于长期在外打工不能回家,每到假期,他们的爸爸妈妈便把孩子接来团聚。
  “孩子始终是父母心头的肉啊,谁能放得下呢?”杨天兵说。
  11年前,杨天兵在老家修了一幢两层的小洋楼,欠了一万多元的债务,为了还债,杨天兵和妻子双双来到乍浦打工。
  那一年,杨川6岁,妹妹4岁。从此,杨川和妹妹跟着爷爷奶奶在老家守着那幢小洋楼,等着爸爸妈妈回来。
  这一等,就是11年。
  11年里,先是奶奶在2003年离开了人世,杨川和妹妹靠爷爷一手带大,2011年爷爷去世后不久,杨川来到了县城读高中,妹妹则去镇上读初中。
  杨川家那幢小洋楼,除过年过节爸爸妈妈回来团聚以外,多数时间只是个“空巢”。
  暑假开始了,杨川回到家中。家里除了一张张不会谈心的家人照片外,还有一股潮湿难闻的霉臭味和院中长得老高的荒草。杨川一边扯着荒草,一边心酸不已,想当年,爷爷在时,何来如此凄凉?
  6月3日,他在微博里写道:“窗前浓云兼细雨,点点滴滴,淅淅沥沥,遥思亲人默无语,人生一世无几许,却因生计相别离,要待何时才欢聚?任由孤寂的心思您,念您,候您。”4日,杨川写道:“空荡荡了无声息的屋子,如同一座充满阴暗的坟墓,我不能想象,家,如此温馨的字眼,却在我心里蒙上了一层隐隐的伤痛!”
  “杨川特别懂事,他对爷爷的感情很深,在爷爷病重时,他还陪着爷爷一起睡,由于长期在外打工,我们这些大人想都没有想到要这样去做啊!他来之前到爷爷奶奶的坟上去祭拜了他们,还照了相片给我们带来。”提起杨川,40岁的杨天兵言语之间流露出了深深的舔犊之情。
  “他的心思我们懂,他想我们回家。其实,我们在外打工也是想给他和妹妹有一个更安全更殷实的家。”杨天兵说。
  11年来,杨天兵和妻子一直在浙江省嘉兴市乍蒲镇打工,凭着吃苦耐劳和勤俭持家的精神,他们不仅早就还清债务,手头还有了积蓄,但他们暂时还不想回老家。
  10多年的打工生涯,杨天兵和妻子不仅学到了技术,而且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妻子是一家制衣厂的工人,每天像城里人一样按时上下班,一月能领到两三千元的工资,杨天兵则靠学到的水电安装技术承包一些工程来做,有活时,一天也可以挣个几百来元,如是遇到不讲信用的老板,有时也会把垫进去的钱赔上。
  十多年了,他们亲眼看见,乍浦这个海滨小镇,在他们的手中一天天变得更加美丽和繁荣,这里流淌着他们的心血,烙刻着他们的青春印记。
  “家,迟早是要回的!”杨天兵说,以前,他是担心老家那几亩地无法保障杨川和妹妹读书的费用。现在,听说老家正在搞大开发,还出台优惠政策,引导农民工返乡创业,他不再担心学到的技术回家没用武之地了。他打算再攒点钱后,就回老家开个灯饰店,做生意供儿子女儿上大学。

梦想没有终点

  “爸爸,我去北京了,给你买的一条皮带放在你给我租的房子里。”8月7日,杨天兵突然接到儿子从上海打回来的电话。杨天兵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渴望与父母团聚的儿子,在陪他干了几天活以后,又突然掉转车头去了北京!
  杨川之前提过想去北京的打算,但被杨天兵拒绝了。他承包的工地正愁找不到工人,他希望杨川能留下来帮助他,“他的手脚快得很,装开关比熟练工都快。”
  “真搞不明白他脑袋里想些什么。”杨天兵虽说很是生气,但想到儿子花40元钱给他买的皮带,气消了一大半,“他到不是那种干傻事的人,但确实叫人担心啦,只好给他打钱去了。”
  “虽然,我很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也知道他们干活不容易,但我不想再重复爸爸妈妈走过的路,我要努力学习,有尊严地活着。”杨川说,通过这次旅行,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得以完善,他希望回去以后努力学习,用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目的地只是一个方向,可以更改,只要那颗勇于迎接挑战的心不变足矣!”杨川说。
   历时37天,跨越10个省市,行程4000多公里。
   8月17日零时,杨川靠着一个人的坚韧,带着“锌硒茶乡、醉美凤冈”,骑着他的梦想,把凤冈人“坚韧、自信、锐气”的精神带到了北京,带到了天安门广场。
  伴随着雄壮的国歌声,杨川默默注视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回想这一个多月的经历,他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杨川说“人生最美妙的不是有一个完整的结局,而是我们是否曾经努力的为梦想而奋斗!”(杨智惠)
   通联:凤冈县对外宣传中心
   邮编:564200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 丁锐 - 丁锐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 丁锐 - 丁锐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 丁锐 - 丁锐

 

贵州留守儿童千里走单骑终见梦中爸妈 - 丁锐 - 丁锐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